蛇女孟依然

深度深度超深度向导控 TR死忠粉

咖啡馆计划创作中
(企划开启时间2016.4.2)

最近掉入ut坑 吃人类组骨兄弟鱼龙

我是资本主义的小老婆向导的老公!(大雾)

大概喜欢的作品有TR逆裁,玩fgoyys的可以一起交流啊xd

至于fgo的话比较喜欢的角色是荆轲

【虐向超短篇】a cup of tea
+万年肉山梗
+玩家♂
——
地狱里热气蒸腾,连呼吸都要粘滞起来,四周所见的是深黑色的高大房屋和岩壁滴落的炽热岩浆,大口的呼吸着,他试图缓解这种浓烈的怪异感受,握紧手上的枪械,却只觉四肢战战
Player仍然无法回过神来,他的精神还仍然停留在那场惊险而又意义深重的战斗中,那面布满眼球,血盆大口和粘滑液体的怪物……仅仅只是回忆那种场面,他的胃不禁一阵翻江倒海
“喔…”
“但是……这怪物被我杀死了……是不是意味着Guide说的新世界被解封了?”
再次抬头望去,岩壁尽头的裂缝似乎也窜出一丝光亮他突然想起那个战斗之前的夜晚
————
“咚咚”敲门声响起,是轻巧而礼貌的
“Player在吗,我觉得我有一些关于下一步的指导需要告诉你”
“进来吧——”
Player拿着一块布,尽力的把他的宝贝武器擦得又光又亮,末了又极其珍惜的轻吹一口气,“我的好宝贝哦,和我一起无战不胜吧!……怎么了Guide?!你笑啥?
只见Guide面带笑意,叉腰看着这位就算是几近老手但是还和小孩子一样的勇者:“你知道我笑啥”走近桌旁,拉开椅子坐下的瞬间,他突然将笑意收起,“但是你不知道你接下来要面对什么.而这就是我今天需要为你指导的内容”
“你怎么说话一套一套的啊?”Player对这个看上去“变化无常”的指导者有点不快,自从他来到这个奇妙的世界以来,Guide就以指导者自居,手把手教导他如何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说实话,如果说他们是亦师亦友的关系,Player是举双手赞成的。但是,对于他迷雾一样的身份和对于渊博的知识来源的隐瞒,都使Player抱有一丝不满,“你一直都不告诉我你的真名……你太神秘了……!”
“……啊”Guide微微皱着眉头,不自觉的开始用手敲击桌子,发出不规律的清脆声响“你只要听我的指导就行了,我知道你对我的身份感到怀疑,但这都不是关键……”他抬头看向对方,眉角带着狐疑,这不禁让这位真诚的指导者伤透了心,“尽管这不是让人容易接受……但同时我的目的是为了让你的探险更为轻松!
“哼嗯嗯……”这位鲁莽的冒险者此时正用手撑着下巴——尽管他手上戴着的手套上沾满的都是武器油污,他的脸上显出了踌躇的神色,“要知道我也不是只会听话的小朋友……”他看上去还想说点什么会伤到那实诚的人儿的话,但他还是少见的闭嘴了。
因为Guide的眉角满是惆怅,即便他再麻木,他也看得出来。
“你……你想说什么?”老实说,他有点不好意思,“我接下来要面对什么?更强大的怪物?还是更新的区域?”设想这些的时候,这位勇敢的冒险者不禁将刚才所看到的场景都抛到了脑后,开始兴奋了起来,捏紧拳头大睁着眼盯着Guide
。即便被盯着有点尴尬,但是Guide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这让刚刚兴奋起来的Player着实震惊起来,放在平时,一个爆栗是绝对少不了的“到底是……什么?
”他也收敛了他的表情,不像一个“只会听话的小朋友”了。
Guide却不急着开口,他缓缓起身,从书架上拿下一本古旧的书籍。这是Player去探索地牢时拿回来的书,不过说老实话,他自己还从来没看过。他看着对方打开这本书将近末尾的几页,将书籍的内页对着自己。
“你的目标是这里,地狱。”
“如果遇到了什么奇异的生物,就毫无犹豫的和它战斗吧,然后,你眼前所看见的,就将会是一个你未曾见过的新世界。”
“待你获胜归来时,你会等到一杯热茶的。”
————
那内页所描绘的景象,和现在眼前所看到的场景一般无二,但却更有冲击力
他那热爱探险的灵魂此时少见的开始怀念家的温暖
或许不是家吧,是Guide吗?
换做是以前的他可不会这么想
但这位勇者太需要在结束一场辛劳的战斗后,喝到一杯热茶了。
“叮”
魔镜的声音在这灼热的空气里摇晃,消失……
——
眼前明亮的刺眼的阳光,让在地底呆了许久的Player有点不适应
他不禁用右手遮挡着,走向他熟悉的家的方向
——
“Guide,我回来了!”但是没有人回应
Player的脚步顿了一下,往常当他那么大喊的时候Guide都会笑着走出门欢迎他
但是今天没有
他走进大门,所有人都在,除了Guide。
此后的事情他记得不真切了,所有的记忆都糊上了浓重而粘稠的悲伤,在喉咙将出未出,他唯一明白的事情就是他作为解放新世界的祭品,几乎算是间接地,被自己杀害了。
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他一个堂堂男子汉开始哽咽流泪
那位神秘而真诚的指导者的身影像是走出万千人群,变得模糊不清
他看向桌上
那里有一杯茶
已经冷了

评论(7)

热度(36)